当前位置: 主页 > 头脑家电 >吃得安心(一)‧食品安全? >

吃得安心(一)‧食品安全?

吃得安心(一)‧食品安全?这个年代,危险食品事件接二连三的被揭发,举国瞩目。先是中国毒奶粉、台湾毒澱粉风暴、纽西兰恆天然(Fonterra)婴儿奶粉惊爆出含肉毒桿菌(纽西兰政府较后又证实没有),以及我国最近掀起染色肉鸡等事件,导致消费人对食品安全与素质产生质疑。“染色鸡”最近在国内闹得沸沸扬扬,儘管禽总解释鸡皮偏黄未必是有毒染色鸡,但此风波已再度引起消费人对食用家禽安全问题的关注。一直以来,人们对家禽业的负面印象不外是“速成鸡”、“猪肉含长肉剂”等问题。也有传业者为应付炸鸡、速食业的大量需求,难免会在禽畜身上使用生长激素。同样的,消费人协会也经常揭发菜农过量使用农药、杀虫剂危害人体与环境安全。种种问题给消费人带来满腹疑窦。无论是种植业抑或养殖业,每天出现在餐桌上的菜餚都是产自农地,它其实就是食物安全与品质优劣的源头,而这些农产品真的可以安全食用吗?最近,国内一些州属掀起“染色鸡”风波,家禽安全问题再度引起关注。针对这项引起坊间议论纷纷,马来西亚禽畜业联合总会总务黄俊仪解说,每个问题的发生都有两面,可能业者真的有将肉鸡染色,但这也可能是顾客爱好黄姜味,业者将肉鸡染上黄姜难道也有错吗?“我敢大声说,市面上的肉鸡与猪肉体内都没有任何禁药,包括长肉剂与注射荷尔蒙(生长激素)。这是因为业者的思维改变了,政府执法与管制严谨,大家一心提供消费群安全食品。”大派定心丸没用禁药他向消费人大派定心丸,指国内市场上的家禽都可安心吃,消费人可放心选购肉鸡与猪肉等,因为这些家禽都没有被注射令人闻之色变的长肉剂。他指这些指责是荒谬的,并强调此说法已过时了,或许早前的确有一些不负责任的业者滥用长肉剂,但那已是陈年旧事,如今农场里的家禽体内都没有禁药。业者是如何改变态度的呢?黄俊仪解释,科技发达,饲养的方式不一样了,就是这个道理。业者通过总会、农业部与卫生部三造进一步了解先进的饲养方式,如:改善农场环境,把细菌隔离,这些完全不需靠药物的饲养法。此外,还有一个重要因素――“遗传选育”(Genetic Selection)。早年毕业于美国大学化工系的黄俊仪强调,遗传选育与基因改造有很大分别。好比国内养鸡业者所选的肉鸡都是精挑细选且适合国内消费人口味的优良品种,而改造基因是违反自然、有害人体健康的。“不说可能你们都不知,在市面上贩售的肉鸡都已非第一代肉鸡,至今已是第七代了。一代肉鸡比一代品质优良,第七代肉鸡可达致所要求的95%左右品质。”鼓励改饲养方式黄俊仪从事养鸡业已有十余年,过去几年都赴美国考察并取经当地的家禽业,吸取了宝贵经验,也採纳了先进的饲养方式,并和国内业者分享饲养新技术,给消费者生产安全及品质优良的家禽。至于坊间盛传国内农场环境差强人意,部份业者不人道对待家禽,他理性地解说,坊间之所以有此说法可能也是事实,而涉及者就是所谓行业中的害群之马。这是各行各业都存在的现象,这些唯利是图的业者应该被取缔。“禽总只能劝告不能执法,更不能确保所有会员都供应安全食品。不过,关键是禽总鼓励与鼓吹业者依法作业,尤其凭着道德与良心维护消费人的利益,让消费者吃得安心。禽总不断在呼吁业者改变饲养方式,只要他们愿意,都会获得禽总技术组的援助。”黄俊仪说。美国取经注射荷尔蒙无助肉鸡成长对于肉鸡被注射荷尔蒙的指责,黄俊仪说,自从他往美国取经后,即已被告知施注射荷尔蒙完全无助于肉鸡的成长,而且对鸡只与人体皆有负面影响,因此,他已转告同业肉鸡饲养期间不必、不可也不能注射荷尔蒙。他说,坊间之所以会有“肉鸡饲养期间一定是注射荷尔蒙,才会长得那幺快”的说法,可能是很久以前确有这种现象,但如今新的饲养技术给了禽畜业者更多优势,他们选择了“利鸡惠人”的饲养方式,放弃了注射荷尔蒙。“事实上,如果市面上还流传着以上说法,那应该仅是消费者脑中的一个印象,正确答案是没有这回事,消费人请放心。”此外,黄俊仪认为,农业部与卫生部近年来也致力提昇家禽素质与安全,执法人员有定期检查农场与市场上的家禽,抽样取回检验。这种严格的取缔行动都对业者起着很大的警惕作用,业者都不敢冒被取缔的风险,以免影响生计。菜农依足农药说明书使用蔬菜残留过量农药也是消费者关心的问题,对于蔬菜的食用安全与品质,马来西亚菜农总会主席陈苏潮强调,市面上大部份蔬菜都可安全食用,但他不排除业内存有害群之马,致使消费人误以为所有菜农都过量使用农药。他说,其实大部份菜农都不会过量使用由农业部批准的农药,因菜农们都知道过量的农药对人体会造成副作用。不只没有过量使用,菜农大致上都选用低毒性的农药减虫害,以降低农药对人体的危害。“坦白说,菜农都会使用农药耕种,但绝对会根据农药使用说明书,即安全期採收是喷洒农药后的至少3天。可是,至今只有每天要採收的菜类与说明书有出入,就是无法在喷洒农药后的至少3天才收成。”他说,总会曾多次向农业部反映此问题,但该部至今未给予任何结论。无论如何,菜农并不是随心所欲使用农药,而是根据虫害情况来决定农药的使用。低毒性农药对人体危害不大提及哪一类蔬菜必须每天收成,他说,黄瓜、长豆、羊角豆都属每天必须採收的菜类。菜农当天採收后,过后就向其余未能採收的喷洒农药,而隔天就要採收了。“譬如羊角豆,整个採收期是30至40天,而且每天都必须採收,今天喷农药时是三四寸,明天採收时已多长一寸,而这一寸是未喷过农药的部份。所以并非整条羊角豆都有农药残余。”针对一些指责指有菜农喷洒农药后不及一句钟就採收有关蔬菜,他直言这说法是不能成立的。他也强调,这些农药都是低毒性农药,对人体危害不大。而且,农业部会不定期抽样检验菜农种植的蔬菜,譬如抽取一公斤的羊角豆来搅拌,测试其中的农药残余成份。至今,未有菜农因被发现过度使用农药而遭当局取缔。陈苏潮强调,除非是种植有机蔬菜,否则,菜农耕种是不能不用农药的,虫害问题会令菜农血本无归。无论如何,他也劝告消费人以流动的水来清洗蔬菜,并在煮食时加点盐巴,多少有点消毒作用。“在全马共有6000名会员的马来西亚菜农总会会不定期与农药商厂联办讲座会,让菜农了解农药的使用,以免菜农盲目使用农药,危害大众的健康。”蔬菜喷农药后至少3天才收割槟州菜农公会主席杨孟显在种植业已有廿余年的经验,他在威省甲抛峇底区有3片规模不小的菜园,主要是种植菜心。菜心是家家户户餐桌上常见的菜餚,但消费人对菜市一扎一扎新鲜菜心的种植法又知多少呢?根据杨孟显说,一般蔬菜都是喷洒农药后的至少3天才会收割上菜市,消费人因此无需担心会吃到所谓“今天喷农药的菜类”。菜心也一样,菜心非每天採收的菜类,所以无需每天喷洒农药。即使是必须每天喷洒农药的菜类,他说也是至少要三天后才会送到菜市,即第一天喷洒了农药,第二天採收给菜商,到了第三天才送到菜市。农药贵菜农会节省使用“菜心的整个收成期长达32天,从下种到移苗必须施两次肥料,即鸡粪肥与化肥。一旦长出幼苗,菜心就开始被喷洒农药,如果成长期间有严重虫害,就会喷洒多几次。不过,消费人请放心,这些农药都是经农业批准,而且药性不强,主要是驱除害虫。”他强调,所有菜农都想生产安全蔬菜,但偏偏面对虫害问题,无计可施下才施以农药。一小瓶农药可不便宜,近200令吉,所以菜农都会节省使用,有必要才用,而且加水稀释,即5立方公分农药会加20公升水,药性不强。不过,他不排除当中有害群之马,希望这些菜农自我反省,以消费人利益为依归,否则得不偿失。至于菜农面对的问题,他说,发展列车开到,农业地纷纷被转换成工业地,农民在申请农业地时面对很大阻力,唯有暂时租用翻种地,但最多也只能维持3年。土地不是自己的,农民届时又被逼另找翻种地耕种。【相关新闻请点大事件:黑心染色黄皮鸡】/副刊‧报导:梁宇媚‧2013.11.25


上一篇:
下一篇:

安全课堂科技|数码期刊|聚焦聚焦|网站地图 云鼎国际线路检测_金城娱乐平台 亚米平台注册_众发娱乐安装包 上葡京现场娱乐_玛雅集团娱乐平台代理 澳门英皇平台游戏app_开心8在线注册 凯发体育曼城_钱柜国际备用 欧宝体育客户端_娱乐国际平台排名 1211宝马线上娱乐_博猫登录平台注册 凯发体育曼城_注册送第一桶金的网站 金满堂官网_Lovebet爱博体育非洲杯推荐 赢咖手机客户端_云尚娱乐app下载